首页 > 国际新闻

晋武帝司马炎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司马炎在位时是否有所政绩?

文章作者:来源:www.gfxfaction.com时间:2020-01-07



今天有趣的历史编纂带来了晋武帝司马燕,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许多人悲伤地提到西晋的历史。由于在它的演变过程中沾了太多的血,它总是对西晋赞不绝口。此外,司马昭下令贾充杀死魏国皇帝曹茂,受到了世人的批评。“司马昭的心脏是众所周知的”,从此成为野心家的同义词。

至于西晋开国皇帝司马燕,他在魏晋时期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历史毕竟也给了他褒贬不一的评价。《《晋书》》的作者方凌轩在书中做出了相当公正的评价:一方面肯定了司马燕、金武帝的历史成就及其对历史的贡献;另一方面,他也批评了自己晚年的不作为。他认为西晋的覆灭与武帝不无关系,并在句末警告世人“人死于苦乐”。

过去,大多数人用有色眼镜看金朝皇帝司马燕,因为他们对西晋没有太多好感。他们认为司马燕只是依靠祖先和父母阴影的第二代官员,只知道如何享受。然而,再一次看《晋书》,作者不得不稍微改变了他的观点:“如果他没有一定的天赋,他怎么能在魏晋南北朝时继承王位呢?如果他没有果断的决心,他怎么能完成统一中原的伟大任务呢?如果没有高超的政治手段,现在怎么可能压制贵族家庭呢?他在位期间颁布的“土地占有制”和“分封制”也为后来的十六国和南北朝所采用,所以我们不得不对晋武帝稍作改动。因此,我们有时不得不对晋武帝作出积极的评价:

完善土地制度:保护强有力家庭的利益,同时也大大抑制强有力家庭的发展。

对于晋武帝来说,我们经常说他对权贵家庭过于纵容,导致了“上品无贫”的局面。然而,如果世家大族的成长可以追溯到曹魏时期,如果曹丕没有对世家大族采取妥协的态度,又会对后世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曹丕对家庭的过度信任最终为司马家做了婚纱。然而,西晋初年家庭的壮大是不可逆转的。如果家庭利益被强行削弱,根据当时的情况,西晋可能会提前爆发内乱。

所以司马燕只能采取引进和压制他的策略。在占田制度中,我们可以看到梁武帝处理贵族家庭问题的高超方法。

我不太介绍土地占有制度的诞生和详细的信息。我在主要信息网站上有信息。我们主要讨论司马燕如何在土地占有制度下保护贵族家庭的利益,同时又限制他们。

世家大族是魏晋时期的一个特殊群体。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皇帝不得不争取到这一群贵族家庭,而占田制度在很大程度上照顾到了他们的经济利益:“占田制度下的贵族家庭不需要缴纳相应的税款,而当时收税的沉重责任则由占田制度下的人民承担。在当时的动荡时期,贵族家庭有大量的隐藏人口,它也承认贵族家庭对这些佃户的合法性,允许这些佃户为贵族家庭服务并照顾其情感。

过度关心贵族家庭的利益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公众的愤怒。因此,接管农田的制度似乎照顾到了贵族家庭的利益。然而,我们也可以从他的制度中看出,接管农田的制度对当时的贵族家庭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晋书.食货志》:其官方产品为第一和第九类,各占50公顷、第二类45公顷、第三类40公顷、第四类35公顷、第五类

从《晋书.食货志》可以看出,一、二级官员占用了50公顷的农田,似乎很多。然而,与曹魏时期何晏等有权有势的官员垄断数百公顷农田相比,这50公顷的农田要少得多。就绿荫租户而言,一、二级官员庇护了50户人家,但也比前司马牧庇护了700多户人家好得多。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西晋的占田制度不仅保护了世家大族的最大利益,而且极大地限制和攻击了世家大族的发展空间。

此外,土地占用制度的应用对当时的普通人来说也很方便:

与以前的土地占用制度相比,土地占用制度下农民的负担减轻了很多,积极性提高了。在土地占有制度下,家庭被迫释放许多租户,这一点从泰康第一年到泰康第三年的人口快速增长就得到有力证明。可以说,司马燕不可磨灭的成就是西晋初年出现了“泰康盛世”。

《晋书。食货志》:那时世界上什么都没有,税收是平等的,人们享受工作的同时也享受工作。

分封制并非无用。

如果说西晋灭亡的根源无疑是“八王之乱”,那么正是司马王宗的内讧导致了后来的“五乱”,而“八王之乱”的根源无疑是“分封制”,而汉代“分封制”的基本老大马琰则做了进一步的改进:

1。打倒州士兵;2.结合总督制度,让司马氏王宗担任总督,控制兵权。这进一步扩大了国王的权力。

虽然分封制可能是“八王起义”的主要原因之一,但这并不是所有的因素。司马燕并没有忽视汉代的“七国叛乱”情况,因此他在执政后期多次完善分封制。例如,他改变了王子的头衔,并宣布自己为国王,以拉近皇室之间的距离,他不被允许担任关中地区的总司令。作为地方总司令,王宗只有军事监督权,没有动员军队的权力。他还需要陆军部的批准。

因此,在当时的情况下,作者认为司马燕并不短视。当贵族家庭和有权势的家庭逐渐在宫廷和地方政府中崛起时,分裂国王以遏制强人确实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否则,司马家族的江山可能会重蹈曹魏的覆辙。

由于宗庆后在当地有很大的自治权,它不可避免地会与当地的强人发生摩擦。在这种情况下,宗庆后会采取提拔贫困户反对贵族家庭的方法,如司马伦提拔孙秀,司马岳提拔苟Xi等。在皇宫大厅里,司马燕曾经希望利用鲁南王司马亮的王宗集团来牵制杨军的外戚。如果不是司马亮自己的原因导致了杨军的崛起,以后可能会少做一些改变。从杨军的治政措施、贾南丰的乱世战争和中国的五次乱世战争来看,司马氏国王在司马氏统治时期确实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由此可见,司马燕对县制的重新废除和分封制的改变并非目光短浅,所以有时他不能盲目批判汉武帝废除县制的举措。不是他不想集中权力,而是形势迫使他采取这样的行动。此外,16国政权随后去了南方王朝的皇城封皇宫。由此可见,南北朝时期的16个国家和各种诸侯都沿袭了金武帝的行政特点。

汉武帝用人之道

汉武帝在处理政治事务上有所得失,同时他的性格也极具争议性。在此之前,作者还写了一篇文章来评价梁武帝的司马燕。当然,提交人并不打算在那篇文章中推翻他。每次他看历史书,他都有不同的感受,而汉武帝也是如此

金朝初,贾充的权力怎么形容也不过分。一方面,他、荀孟、冯玉等人组成了一个庞大的“贾家党”在朝廷立足。另一方面,由于他在中央机密办公室的职位和许多人对他的依赖,他也赢得了许多人的支持。即使是当时排名前三的人也想留住贾充,这显示了贾充的强大。

然而,从贾充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出,他没有放过英雄团体。贾充等人一旦威胁到他,他控制人民的方式就充分展现出来了。贾充有“大臣”的头衔,但他从未威胁过晋武帝。这可以从几个方面看出:

公元270年,秦亮发生了变化。关中总司令秦亮被任虎杀害。这时,司马佑的老丈人贾充对太子的地位构成了威胁。晋武帝直接问关中总司令贾充。没有荀等人的建议,西晋就不会有贾南风。大约公元274年,当晋武帝处于鼎盛时期时,他突然病危,引起恐慌。夏侯和借此机会劝说贾充支持司马懿当皇帝。历史上许多学者认为贾充是太子最强有力的后盾。然而贾充此时并没有坚决支持皇太子的继任,因此他有一点犹豫。司马燕康复后,他无情地剥夺了贾充的实权,贾充正式告别中央政府。从这几件事可以看出,晋武帝对待贾充和其他建功立业的方式是非常矛盾的,即在重用他们的同时,他也在守护他们,利用于春、任凯等来牵制贾充。由此可见,晋武帝在控制官员方面有着极其出色的手段。

管政府的关仁说,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晋武帝能够打败后来的齐国国王司马佑。你应该知道,比起司马燕的司马昭,他更喜欢司马佑:“司马燕的长子身份帮助了他。”。在宗法制度下的封建社会,“长子继承制”始终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与司马佑相比,司马燕的情商并不高。两人相斗时,司马燕上下串联,暗中照顾贾充、单涛等。他们都属于不同的阵营,但他们都支持司马燕。这显示了他卓越的情商。另一点也非常重要,那就是,司马燕对待人民更加宽大,司马昭在登基的路上沾了太多的血,需要一个更加仁慈的君主来治愈这些伤口。从《晋书》我们可以看出这就是贾充的意思。事实证明,贾充的说法有一定的依据。从此后的一系列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司马燕在执政中的宽容一面:“他可以重视人民在处理民生问题上的苦难,也可以在《晋书》年记录和看到他富有同情心的一面,比如多次释放奴隶、说服农民教桑树、洗刷冤案等事件,以此来看他在执政中的宽容一面。在处理祁县司马攸国王的问题上,虽然他对他有恶感,但他仍然没有下定决心要杀他。相反,他把他带到了法庭上的一个关键位置。即使司马佑病重篡位,他也没有杀他。直到司马佑完全威胁到司马忠的地位,才迫使他在司马燕的领导下返回。在降级部长的问题上,他没有一个大杀手,但他利用了他们。他没有杀死刘禅,相反,他保护了他的辉煌,为他赢得蜀国人民的支持奠定了基础。他在孙浩身上也没有一个大杀手,同时他利用了吴忠的人。当司马燕问刘一他能与汉朝的哪个皇帝相比时,刘一回答说他可以与桓公和凌帝相比。晋武帝曾问何王子他的行为是什么,他说他的行为是一样的。不管刘一如何责骂他,不管他的政治观点有多么不同,他并没有一直伤害凶手。相反,他经常像往常一样使用这些直部长。

武帝雇用关仁是他统治生涯的一个特点。在古代,皇帝都杀驴子。然而,汉武帝在2000年从未杀过一个大臣

在此之前,作者还评价了一篇关于司马燕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没有多少好评。当然,提交人本人并不打算推翻最初的判决。如前所述,每次他读更多的历史书,他都会有更多的感觉。作者对晋武帝的看法与《晋书》年一样:他不仅要肯定一系列成就,如统一世界、完善土地制度、重用贤臣。他也不能否认导致西晋直接垮台的一系列错误,例如晚年的奢侈和懒惰以及抚养孤儿的不公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您的原始版权受到任何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