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程实:复工“新稳态”助力,中国经济长期企稳趋势不变

文章作者:来源:www.gfxfaction.com时间:2020-02-29



"欲速则不达,稳步前进。"在新皇冠肺炎的影响下,重返工作岗位已成为中国修复经济周期的核心基础,也是市场展望经济和金融趋势的关键基础。根据我们的计算,在消除多种干扰效应后,2020年的回归工作过程呈现出“慢节奏和新稳态”的双重特征。一方面,截至2月16日(1月23日),全国范围内的复工率约为42%,明显落后于去年同期及之前的市场预期。另一方面,经过短期波动后,全国重返工作的趋势保持稳定,重返工作的速度正在收敛到一个新的均衡稳定状态,从而巩固了重返工作的长期路径。

从两者的关系来看,随着“慢节奏”以时间换空间,疫情演变、防护和物流运输三大因素正在放松对后续复工的限制,“新稳定状态”预计将在复工后半段继续。基于此,我们预测,尽管“缓慢的步伐”可能会对经济增长造成短期压力,但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趋势不会因为重返工作岗位的“新稳定状态”而动摇。下半年,非金融结构性政策有望成为工作重点,因地制宜提高物流运输效率,优化农民工与中小企业的劳动就业匹配。这有望成为精确的经济战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返回工作计算:注意流量,小心低估流量。

考虑到及时性和准确性,我们使用百度迁移指数来衡量工作返回的流量,从而计算每日频率的工作返回进度。从理论上讲,以2020年复工期间的累计移民数为分子,以2019年复工期间的总移民数为分母,得出的比例为2020年复工。然而,从实际角度来看,根据我们的计算,以下三个主要影响将削弱2019年和2020年数据的可比性,从而导致50%以上的低估和对恢复工作的偏见。因此,在这项研究中,我们有针对性地消除这三种影响。

One,“滞留效应”。根据往年的经验,春节前20天主要是回家,后20天主要是返工和返校。2020年春运将于1月10日开始,疫情将于1月20日进入爆发期,客观上造成部分旅客停止返乡。例如,根据人民网的统计,2020年上半年的春运客流下降了11.9%。考虑到被困人员可以在现场恢复工作,有必要相应地减少(或增加)分母(或分子)。

第二,“弹性效应”。虽然回家和返工是春节期间的主流“刚性旅行”,但也有“弹性旅行”,如跨城市旅行、购物和探亲。例如,根据2018年同游旅游大数据统计,春节期间约28%的旅游活动与返乡或返工无关。与2019年不同的是,2020年春节期间,疫情迫使居民放弃了绝大多数的“弹性出行”,导致百度的迁移指数系统性下降。因此,如果分母不作相应调整,恢复进度将被低估。

第三,“回到学校效应”。在2019年春节期间,返工流程和返校流程在百度迁移指数中高度重叠和混杂。相比之下,2020年春节后,学校一般不允许早于3月初开学,所以目前的百度迁移指数基本上反映了返工流的趋势。因此,需要进行有针对性的修正,以使2019年和2020年的迁移指数在构成上具有可比性。

当前进度:慢节奏,新稳定状态

基于上述方法,我们计算了当前恢复工作的进度。结果显示,截至2月16日,一方面,全国复工步伐依然缓慢,明显落后于去年同期市场预期

第二梯队包括河北(37%)、湖南(37%)、河南(36%)、山东(35%)、江苏(34%)、福建(31%)。

第三梯队包括浙江(21%)和湖北(15%)。其中,湖北是疫情的中心,恢复工作将继续缓慢。然而,浙江具有疫情严重和劳动力投入高的双重属性,因此复工速度明显放缓。

其次,复工趋势稳定,边际速度稳定。

虽然目前恢复工作的速度很慢,但其时间趋势初步显示了这两方面的稳健性。从总量来看,全国复工曲线沿趋势线延伸,波动不大。其中,2月2日左右(第一个月的第九天),复工进度曲线略有放缓,然后逐渐回到趋势水平。由此可见,春节假期统一延长后,各地自行实施的新一轮延期复工措施,实际上起到了“削峰填谷,移峰填谷”的效果,并没有中断复工的总体趋势。

从结构上看,从1月25日到2月9日,复工的边际增长率,不仅各省市的价值波动很大,而且省市之间的差异也很明显。自2月10日以来,一方面,各省市的速度已经稳定下来。另一方面,各省市的进度曲线从交错走向大致平行。这表明,经过初步调整后,当前中国经济正在逐步适应“防疫战争”的特殊状态,各地的边际复工率开始趋于相对统一和新的均衡稳定状态。

值得强调的是,总水平的稳定趋势和结构水平的稳定速度是相互验证的,具有重要的前瞻性意义。这意味着,即使未来几个省市的恢复速度发生变化,一方面,经过短期调整后,它们很有可能会回到均衡稳定状态;另一方面,其他省市仍将“锚定”在稳态速度,这不会显着改变全国的恢复速度。因此,在当前相持阶段的“防疫战”中,只要没有系统性的影响,国家恢复工作的长期路径预计会比较艰难,为未来的进展预测提供了逻辑依据。

未来前景:时间改变空间,风险减少。

如上所述,保持这种平衡和稳定状态的前提是不会出现新的系统影响。这些影响可能是由疫情的新变化以及疫情期间经济周期面临的新障碍造成的。我们认为,尽管重返工作岗位的“缓慢步伐”增加了实际的经济压力,但它在客观上也在改变时间和空间方面发挥了战略作用。由于这一点,未来系统影响的可能性在以下三个核心层面正在降低。

首先,疫情正在演变。

作为一个决定性的变量,目前新发肺炎的流行演变显示出两个积极的信号。

首先,流行病的传播已经趋于平稳。2月3日至2月16日,除湖北省外,全国新确诊病例数下降了13例,疑似病例数和总数开始逐渐下降。

第二,“错峰复工”的安全性已经得到验证。根据医学研究,新冠状肺炎的中位潜伏期为3天。自2月9日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周,当时全国许多省市“在错误的高峰期恢复了工作”。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人口流入的重点城市,没有大规模疫情反复发生。

这表明在当前“移峰填谷”和严格防控的配合下,下一个“武汉”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因此,通信动力学研究所推断的基线情景出现的概率正在上升,即新的冠状肺炎疫情预计将在2月底达到高峰,并在5月底基本消退。这一过程中的高概率不会对恢复工作产生任何新的系统影响。

第二,抗议

在需求方面,全国第二和第三产业的就业人数约为5.3亿。根据阿里钉统计,在“回到错误的工作岗位”的压力下,大约有2亿人在网上工作。与此同时,总人口约为2369万的教育行业已基本转向网络市场。因此,根据每人每天一个面具的估计需求,全面恢复工作将产生每天大约3.1亿个面具的需求。将供需结合起来,到3月初,面具供应将支撑72%的恢复工作,这将成为一个关键的硬约束。如果不触及这一限制,恢复进程将保持稳定。否则,它将被迫减速或中断。

第三,物流和运输。

在防疫措施的阻碍下,物流运输能否支持复工也是当前市场关注的焦点。我们认为,在当前复杂的疫情形势下,物流系统“毛细管”上的价格信号能够更灵敏地反映供求格局。自2020年春节以来,中国公路物流运价指数环比增速保持在较低水平且稳定,增速波动低于2019年同期。

根据“移峰填谷”以来的最新数据,与居民日常消费相关的零担轻型车价格指数环比小幅上升,与生产相关的零担重型车和整车价格指数环比小幅下降。由此可见,尽管防疫工作对物流运输造成了供给冲击,但由于“非高峰复工”造成的需求缓慢,物流运输的供给并没有完全紧张。基于此,考虑到目前各大物流公司在复工方面领先于其他行业,预计在疫情较少的地区将推广取消省内高速检疫点等措施,预计到3月初,物流运输对复工的限制将进一步放宽。

后续影响:经济弹性不会改变,政策重心会转移。

根据上述分析,未来系统影响的可能性正在稳步下降,预计恢复工作的“新稳定状态”将继续。因此,我们做出了以下两个预测:“就经济影响而言,短期压力更大,长期韧性保持不变。

我们相信将来恢复工作的过程会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现在开始到3月初,恢复工作将在“新的稳定状态”下保持均衡率。预计到3月初,全国的复工率将达到70%左右。同时,它也与保护能力的“硬约束”(72%)基本匹配,有效平衡了防疫和重返工作的双重目标,成为短期政策的最优解决方案。

第二阶段是从3月初到4月初。现阶段,疫情预计将进入缓解期,新的防护装备生产能力将加快释放,物流能力将显着恢复,家庭办公将进一步普及。在此基础上,除湖北地区和一些客流量大的服务业如电影院、KTV外,预计基本实现全面复工。

鉴于上述过程,恢复工作对经济增长的拖累主要体现在第一季度,预计经济增长将从第二季度开始恢复、反弹和稳定。有鉴于此,我们维持我们先前的基本判断,即在疫情消退后,中国经济增长反弹的短期窗口和经济增长持续的长期机会仍将凸显其在全球视野中的比较优势。

在政策回应层面,非金融结构性政策有望成为新的焦点。

在1月30日发布的一篇文章《经济战“疫”,货币先行》中,我们指出货币和金融政策有望在应对疫情方面发挥主导作用。至此,“一条线、两会、一局”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初步验证了上述观点。展望下一阶段,我们认为,在重返工作岗位的“新稳定状态”下,政策重点有望转向结构性工具

第二,应该打破农民工和中小企业之间的“困境”。与白领和大企业相比,农民工和中小企业在信息搜索、保护能力和储蓄(现金流量)方面处于相对劣势,有望成为重返工作岗位过程中的弱势群体。接下来的几周将是农民工集中返回工作的时间。这也是中小企业面临现金流紧张、需要恢复运营的时期。考虑到中小企业是吸纳农民工就业的主要力量,地方政府应加强对农民工流入地和流出地的政策引导、物质支持和政策协调,分批有序地完成农民工与中小企业的劳动力供求匹配。

(石成为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部长,钱志军为工银国际高级经济学家)

编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打开第一财经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