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国常会连续三年提“清欠” 有基层政府被列失信名单

文章作者:来源:www.gfxfaction.com时间:2020-03-08



国家例会已经连续三年提出“清理债务”的问题。全国的实施情况如何?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何实|北京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师萧艺|摄影

1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欠民营中小企业的债务,要求下大力气清理。

去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也强调了民营企业的偿债问题,要求到去年底,地方政府要清理中央企业的一半以上的债务,做到“零拖欠”。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个国家经常再次提到债务清偿的问题。那么,清理债务的工作进展如何?

“这关系到政府的公信力”。国务院常务委员会已经连续三年提到债务清偿问题。

1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进一步强化责任,完成工作,确保2020年底前不解决分歧。任何分歧也应该通过调解、谈判、正义和其他手段来解决。不允许新的欠款。

这是国务院连续三年提到的债务清偿问题。

2018年11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采取紧急专项行动,清理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欠民营企业的债务。

2019年1月30日,两个多月后,李克强总理再次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定期清债工作进展情况的汇报,并作出进一步做好清债工作的部署。

为什么首相如此重视债务清算工作?1月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清理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欠款“关系到政府的公信力”。

2019年11月中下旬,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部际联席会议”)对全国债务清算工作进行了现场检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住房和建设部、国家审计委员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部门的领导带领6个检查组到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甘肃、宁夏、新疆等12个省监督落实债务清理工作。对各小组的检查结果进行整理和总结,形成检查报告上报国务院。

2019年12月17日,部际联席会议召开全国电话会议,总结前一阶段减轻企业负担的工作,部署下一阶段的重点任务。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指出,突出工作成效显着,优化经营环境取得新成效,企业并购意识不断增强。

部际联席会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已向民营企业支付了5800多亿元,除少数省份外,所有省份都实现了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到年底支付一半以上的目标。

1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指出,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欠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8900亿元已经清理完毕。截至2019年底,约75%的逾期债务已被清偿,超过了本年度一半以上偿还的原定目标。

一些基层政府因拒绝执行判决而被列入不诚实名单。

去年下半年,各省政府对清理债务的安排作出了回应

总的来说,债务清理取得了很大进展,但相关问题尚未完全解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了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的相关信息,发现在全国范围内,一些基层政府因拒绝服从法院判决而被列为不诚实。

例如,根据安徽省第十三届人民法院安徽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第1932号,安徽省泗县丁虎镇人民政府应就该项目向丁牟某支付34万多元。丁虎镇人民政府“有能力履行但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因此被列入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

另一个例子是辽宁省盖州市双台镇人民政府,因“他人有能力履行但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而被列入失信者名单。

前几天,中国企业联合会副主席刘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清理债务很难,但这并不是一些基层政府长期拖欠甚至拒绝清理债务的原因。“通过调查和评估,我们目前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例如,一些地方政府隐瞒或遗漏了报告,一些单位没有仔细甄别违约单位的性质,一些违约实体没有在其结算计划中明确资金来源,一些单位在通关时仍然存在违约问题。”

西部一个城市的政府官员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该市的几个区县财政吃紧。“一些地区甚至不能支付他们的工资,也不能每月向条件稍好的邻近地区借款。此时要求“清偿债务”确实非常困难。

在刘鹏看来,债务清偿的情况相当复杂。“项目资金在未清账户中占很大比例。这种支付涉及许多主题和各种类型。有些欠款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形成,短期内很难完全澄清。”此外,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基层政府很难筹集到资金,这使得实际开展清债工作很困难。

债务清算与根治的协调与联系

李克强总理在1月8日召开的全国例会上指出,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欠民营中小企业的债务大部分属于项目资金,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工人的工资,尤其是农民工的工资。

“随着春节的临近,各地区要加大清理债务的力度,绝不能让大量辛苦工作一年的农民工空手回家。”李克强强调,“与此同时,我们应该加快建立一个长期机制,防止拖欠项目帐户和消除持续拖欠工资。”

1月7日,即国务院例会召开的前一天,国家新闻办公室在《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定期召开国务院政策简报会。司法部第三立法局局长王振江表示,《条例》明确规定了政府部门未能适当监管的责任,可以促进政府投资行为更加规范。

王振江表示,根据《条例》规定,在政府投资项目中,由于政府投资资金不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可以责令其限期足额拨付逾期资金。逾期不拨付资金的,应当约谈有关部门负责人,必要时应当通报约谈当地政府负责人。情节严重的,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月8日的全国例会还指出,要建立协调联动机制,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杜绝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

会议决定集中讨论政府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