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担保方为山西信托关联公司 “信远36号”违约疑云

文章作者:来源:www.gfxfaction.com时间:2019-09-29



原标题:发起人是山西信托下属公司“鑫源36”违约云

经济观察报记者蔡跃坤:“鑫源36号产品在8月29日到期后,没有收到货款。” 9月3日,投资者王远(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口中的“新元36号”被称为山西元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信托”),新元36号集体基金信托计划(第一阶段)于8月29日制定, 2017年。2880万元,信托计划期24个月。

王媛的《新元36期(第一期)集体基金信托计划产品公告》显示,“第一期信托计划已经存在24个月,信托计划已经进入处置期。”

王元手中的影响深远的报告显示,鑫源36种产品的总规模为5亿元,信托期限为两年(24个月)。

对此,记者致电山西信托保险全体员工。另一方回答:“融资方目前无法偿还贷款,担保方也正在进行破产重组,但该项目具有抵押品,目前正在积极处置。”

这不是山西信托的产品第一次违约。此前,信托基金的信达3号,新市55号和新市58号产品已经过期。

山西信托是山西省唯一的信托机构。除了个别产品的风险外,其经营业绩也呈下降趋势。 8月30日,山西信托发布半年度报告。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562万元,同比下降61.9%。营业收入1.02亿元,同比下降33.7%。 2018年,山西信托的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72.79%。

融资方参与多项诉讼

据悉,鑫源第36号产品的融资方为山西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区公司”),开平市富林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房公司”)。开平富林裕邦”,山西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裕邦”)为贷款提供抵押担保。

山西区公司原名为“山西凯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2010年更名为“山西凯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权结构为:运城市友邦贸易有限公司4,633万元。占92.51%;庞秋菊375万元,占7.49%;法定代表人庞秋菊。公司的主要业务范围是:工业与民用建筑工程,钢结构工程,室内外装饰及装饰工程。

根据王源关于鑫源36号产品的报告,山西病房公司通过鑫源36号产品筹集了5亿元资金,用于建设建筑材料以及钢铁,水泥等建筑材料。正在建设中的公司,以及辅助业务活动。现金周转。

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披露了山西病房公司的财务数据。截至2017年2月,总资产为8.72亿元,其中应收账款为4.74亿元,长期贷款为1.8亿元。利润仅为564.08万元。

尽管如此,山西信托仍提供5亿元的信托贷款。对此,当记者致电上述山西信托保护全体员工时,对方未予答复。

此外,在上述最终报告中,沃德共有7个在建或在建项目,包括开平富林裕邦的“开平新外滩”项目。 2014年以来,山西信托通过“新森53号集体基金信托计划”和“新元31号单一基金信托”向山西区公司提供了近3亿元。

当时,在报告中,对新元36号产品的还款来源的两种描述使王媛充满信心:首先,沃德的还款资金主要来自经营现金流,现有项目。从数量上看,在建和在建合同总额约为8亿元。这些项目大多数是后续阶段,可以在贷款期内完成并接受。贷款期内,项目最终结算预计可实现现金流入4亿元以上;第二,病房的主要大额应收账款约为2.5亿元,仅霍州煤电,太原市平阳路街小马村的应收账款已超过1亿元。在贷款期内,预计收益的可靠性很高。

关于融资方山西区公司的还款能力,王远说,山西信托有关负责人在答复投资者时说,山西区公司暂时无法偿还。对于报告的内容,尚不清楚。

记者通过天眼调查获悉,山西病房公司涉案数起诉讼。原告包括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和上海小湖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王媛表示,2017年8月购买时,他认为鑫源36号产品担保措施表现良好,并认为风险应该相对较低。我没想到会发生违反合同的情况。目前,希望山西信托尽快推动处置新元36号产品。

关联公司

一方面,新元36号的产品融资公司山西病房公司无法还款。另一方面,担保公司之一开平福临豫邦也处于破产重组之中。

记者从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获悉,2019年7月,广东省江门市开平市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批准了开平富林裕邦重组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找到了开平福临豫邦背后的山西信托。山西信托持有开平卓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9%的股份,开平卓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开平富临裕邦的88.67%。

看来,对于山西区来说,山西信托的上述鑫源36号产品提供了5亿元的贷款,而山西信托的控股公司则为山西区公司的融资提供了担保。

一位信托行业内部人士表示,该行业中某些信托产品的“玩法”是,信托公司想向关联公司提供融资贷款,但与该公司关联的公司不能直接这样做,他们会寻找其他公司。做“炮弹”来关联公司财务。

记者就有关情况再次致电上述山西信托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对方未予答复。

关于开平富林裕邦,2019年7月19日,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在《我院首例房地产破产重整案取得阶段性成果》中指出,开平富林裕邦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从事房地产开发,销售及其他业务,开发建设的民营企业。 “余邦新外滩”项目。

此外,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表示,自2017年以来,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和经营管理中断了资金链,引发了一系列债务纠纷,如建筑项目,劳资和私人贷款等。该公司的银行帐号,房屋和土地已经相继被查封。全国许多法院的扣押和冻结导致该项目无法正常运行,最终无法偿还到期的债务。 2018年9月20日,债权人以开平富林裕邦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无力偿债为由申请破产重整。

在开平富林裕邦无可争议的债权清单中,山西区公司也是债权人之一。开平富林裕邦拖欠山西病房公司4.67亿元。

在上述《鑫源36号产品调调报告》中,作为担保人,开平市富林裕邦物业评估价超过11亿元,是鑫源36号产品的抵押品。开平富林玉邦处置的进展也直接影响了山西远德公司产品在新园36号的赎回。

关于开平市富林裕邦破产重组的进展情况,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披露,由于普通债权的巨额债权,已报出并确认接近24亿元,另有8.6亿元是债权。仍在诉讼中。 66个为了最大程度地提高普通债权人清算的比例,合议组召开多次协调会议,指导债权人和债权人在客观评估损失和风险的基础上,找到更合理,更有效的重组计划。

关于担保人的处置,王远向记者提供了《深远36期(一期)集体基金信托计划产品公告》,山西信托表示,“该信托计划下的抵押人之一开平富林裕邦房地产开发公司”已进入重组执行期,我们公司将密切关注抵押人的破产重组和项目处置,最大限度地提高受益人的利益。”

屡次违规

据记者了解,这并不是山西信托产品第一次违约。

此前,山西信托已逾期了山西信托-新市58集体基金信托计划,山西信托-新市55集体基金信托计划和山西信托-信达第三集体基金信托计划的三个信托。

2018年3月27日,山西信托宣布《致投资人》,令人遗憾的是,这三种产品未能按时分配。同时,它承诺上述三个信托计划的本金和收入将在2018年和2019年分四次分配和支付,并在2019年12月底之前完成支付。

根据山西信托2018年年度报告,2017年底和2018年底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57%和10.45%。

山西信托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该公司高度重视交易对手的信用状况。业务人员必须对交易对手进行详细的尽职调查,并根据风险控制流程从不同级别和不同风险控制点进行严格而完整的项目。对方向进行审查和评估,并根据实际情况通过信用担保,抵押或质押等信用增强手段控制风险。

记者获悉,2018年3月,山西信托的增资扩股在山西省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交易。拟转让股份比例超过51%,上市价格为每股3元。

截至2019年9月6日,天岳告知记者,目前山西信托的股权结构为山西金控90.7%,太原海信资产有限公司8.3%,山西国际电力集团1%。

关于新元36的逾期付款安排,8月29日,山西信托在向投资者提供的《新元36(第一期)集体基金信托计划产品公告》中表示:“开平福临裕邦房地产信托计划一的抵押人”开发有限公司已进入重组执行期。我公司将密切关注抵押人的破产重整和项目处置,最大程度地维护受益人的利益。”

王源告诉记者,他希望山西信托能够尽快履行职责,促进对新元36的处置。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负责编辑:

2019-09-07 10: 39

来源:经济观察报

原标题:发起人是山西信托下属公司“鑫源36”违约云

经济观察报记者蔡跃坤:“鑫源36号产品在8月29日到期后,没有收到货款。” 9月3日,投资者王远(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口中的“新元36号”被称为山西元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信托”),新元36号集体基金信托计划(第一阶段)于8月29日制定, 2017年。2880万元,信托计划期24个月。

王媛的《新元36期(第一期)集体基金信托计划产品公告》显示,“第一期信托计划已经存在24个月,信托计划已经进入处置期。”

王元手中的影响深远的报告显示,鑫源36种产品的总规模为5亿元,信托期限为两年(24个月)。

对此,记者致电山西信托保险全体员工。另一方回答:“融资方目前无法偿还贷款,担保方也正在进行破产重组,但该项目具有抵押品,目前正在积极处置。”

这不是山西信托的产品第一次违约。此前,信托基金的信达3号,新市55号和新市58号产品已经过期。

山西信托是山西省唯一的信托机构。除了个别产品的风险外,其经营业绩也呈下降趋势。 8月30日,山西信托发布半年度报告。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562万元,同比下降61.9%。营业收入1.02亿元,同比下降33.7%。 2018年,山西信托的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72.79%。

融资方参与多项诉讼

据悉,新元36号由山西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区公司”)出资,由开平市富林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区公司”)出资。简称为“开平市富林裕邦”)和山西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裕邦”)。付款提供抵押担保。

山西区公司最初于2010年更名为山西先锋金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公司名称。公司的股权结构为:运城市友邦商贸有限公司4,633万元,占92.51%;庞秋菊3.75亿元,占股份7.49%;法定代表人庞秋菊。公司的主要业务范围是:工业和民用建筑项目,钢结构项目,室内外装饰及装修工程。

根据王元提供的鑫源36号产品的详细报告,山西病房公司通过鑫源36号产品筹集了5亿元。资金用于购买建筑项目的钢材,水泥和其他建筑材料,并补充业务活动的现金流量。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区公司在尽职调查报告中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月,山西区公司的总资产为8.72亿元,其中应收账款为4.74亿元,其中应收账款为1.8亿元。长期贷款净利润仅为5064.8万元。

尽管如此,山西信托仍提供5亿元的信托贷款。对此,记者致电山西信托保险公司所有上述人员时,对方未予答复。

此外,在上述尽职调查报告中,沃德有7个在建或待决项目,包括开平富林裕邦的“开平新外滩”项目。 2014年以来,山西信托通过“信实53号集体基金信托计划”和“新元31号单一基金信托”为山西区公司筹集了近3亿元资金。

当时,在报告中,对新元36号产品的还款来源的两种描述使王媛充满信心:首先,沃德的还款资金主要来自经营现金流,现有项目。从数量上看,在建和在建合同总额约为8亿元。这些项目大多数是后续阶段,可以在贷款期内完成并接受。贷款期内,项目最终结算预计可实现现金流入4亿元以上;第二,病房的主要大额应收账款约为2.5亿元,仅霍州煤电,太原市平阳路街小马村的应收账款已超过1亿元。在贷款期内,预计收益的可靠性很高。

关于融资方山西区公司的还款能力,王远说,山西信托有关负责人在答复投资者时说,山西区公司暂时无法偿还。对于报告的内容,尚不清楚。

记者通过天眼调查获悉,山西病房公司涉案数起诉讼。原告包括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和上海小湖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王媛表示,2017年8月购买时,他认为鑫源36号产品担保措施表现良好,并认为风险应该相对较低。我没想到会发生违反合同的情况。目前,希望山西信托尽快推动处置新元36号产品。

关联公司

一方面,新元36号的产品融资公司山西病房公司无法还款。另一方面,担保公司之一开平福临豫邦也处于破产重组之中。

记者从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获悉,2019年7月,广东省江门市开平市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批准了开平富林裕邦重组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找到了开平富林裕邦背后的山西信托。山西信托持有开平卓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9%的股权,开平卓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开平富林裕邦88.67%的股权。

看来对于山西沃德来说,山西信托上述的新源36号产品提供了5亿元的贷款,山西信托的控股公司为融资方山西沃德公司提供担保。

一位信托业内人士表示,业内一些信托产品的“玩法”是,信托公司想向关联公司发放融资贷款,但关联公司不能直接做,他们找其他公司做“炮弹”。关联公司财务。

记者就相关情况再次致电上述山西信托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对方没有回复。

关于Kaiping Fulin Yubang,2019年7月19日,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在《我院首例房地产破产重整案取得阶段性成果》中指出,Kaiping Fulin Yubang成立于2011,是一家从事房地产开发、销售等业务的民营企业,开发建设。“玉邦新外滩”项目。

此外,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表示,自2017年以来,公司因经营管理不善,资金链断裂,引发了建设项目、劳资、民间借贷等一系列债务纠纷。公司的银行账号、房屋和土地先后被全国多家法院查封、冻结,导致工程无法正常运转,最终无法偿还到期债务。2018年9月20日,债权人以开平富林玉邦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债务资不抵债为由申请破产重整。

在开平富林裕邦无争议债权榜上,山西沃德公司也是债权人之一。开平富林玉邦拖欠山西沃德公司4.67亿元。

在上述《鑫源36号产品调调报告》中,作为担保人,开平市富林裕邦物业评估价超过11亿元,是鑫源36号产品的抵押品。开平富林玉邦处置的进展也直接影响了山西远德公司产品在新园36号的赎回。

关于开平市富林裕邦破产重组的进展情况,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披露,由于普通债权的巨额债权,已报出并确认接近24亿元,另有8.6亿元是债权。仍在诉讼中。 66个为了最大程度地提高普通债权人清算的比例,合议组召开多次协调会议,指导债权人和债权人在客观评估损失和风险的基础上,找到更合理,更有效的重组计划。

关于担保人的处置,王远向记者提供了《深远36期(一期)集体基金信托计划产品公告》,山西信托表示,“该信托计划下的抵押人之一开平富林裕邦房地产开发公司”已进入重组执行期,我们公司将密切关注抵押人的破产重组和项目处置,最大限度地提高受益人的利益。”

屡次违规

据记者了解,这并不是山西信托产品第一次违约。

此前,山西信托已逾期了山西信托-新市58集体基金信托计划,山西信托-新市55集体基金信托计划和山西信托-信达第三集体基金信托计划的三个信托。

2018年3月27日,山西信托宣布《致投资人》,令人遗憾的是,这三种产品未能按时分配。同时,它承诺上述三个信托计划的本金和收入将在2018年和2019年分四次分配和支付,并在2019年12月底之前完成支付。

山西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2017年末和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57%和10.45%。

山西信托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高度重视交易对手的信用状况。业务人员必须对交易对手进行详细的尽职调查,按照风险控制流程,从不同层次、不同风险控制点实施严格、完整的项目。根据实际情况,采用担保、抵押、质押等信用增级方式,对方向进行评审和风险控制。

记者获悉,2018年3月,山西信托的增资扩股被列入山西省产权交易中心。计划转让股份比例超过51%,上市价格为每股3元。

截至2019年9月6日,天悦公司的记者获悉,目前山西信托的股权结构为山西金控90.7%,太原海信资产8.3%,山西国际电力集团1%。

关于鑫源36的滞纳金安排,8月29日,山西信托在向投资者提供的《鑫源36(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公告》中称:“开平富林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信托计划一项下的抵押人,公司已进入重组执行期。我公司将密切关注抵押人的破产重组和项目的处置,最大限度地维护受益人的利益。”

王元告诉记者,他希望山西信托能够履行其职责,并尽快推动新元36的处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而搜狐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山西信托

山西沃德公司

富林玉邦

开平

王元

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