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岐黄论坛」中医感悟:欲学西方,从吃饭学起

文章作者:来源:www.gfxfaction.com时间:2019-10-05



  2019 包包懂健康

  

  中医感悟:欲学西方,从吃饭学起

  

  我对年轻人说,如果真的想向西方学习,首先应该从吃饭学起

  西医只要学,就能学到知识,就能学成。而中医没有“知识”,中医的知识没有阴阳五行这一精神内核统帅,就是一堆垃圾。学中医不可能像学西医那样一个术一个术地学。中医不是技术,所以你不能量化它,测试它。它大而无外,小而无内,你到哪去找它的对映体,用什么做它的参数呢?这正是母亲反对我不背经典,只想知道对症下药,坚决不肯教我绝招的原因。因为对症下药只是中医之表,而不是中医之理。可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往往连对症下药也不得要领,更谈不上对中医的信仰,于是纷纷改行做西医去了。

  和年轻人谈中医很难,便是谈传统文化,往往也没有切入点。年轻人习惯以现代的、科学的角度看问题,传统的东西在他们头脑中没有落脚点。

  后来我总算找到同年轻人谈传统文化的突破口了。我问年轻人:“喜欢吃饺子吗?”大多答到:“喜欢!”我问:“制作饺子的原料是什么?”都能举出面粉、肉、菜、油、盐等等。又问制作饺子的工序,也知道和面、做馅、擀皮、包饺子等。

  我问,包饺子麻烦不?年轻人承认是很麻烦。我说,既然做饺子麻烦,按照肉烂在锅里的理论,我们把制饺子的原材料放到锅里一起煮熟了吃不是一样的吗,何必费这事?年轻人说,还是饺子好吃啊!我笑了,这就是中国人。从中国人的吃饺子情结可以看出中国人的美味追求,即使是事事向西方看齐的年轻人在吃这个问题上也不肯放弃口腹之欲去以西餐为主。

  我对年轻人说,如果真的想向西方学习,首先应该从吃饭学起,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情,要知道外国人就不费功夫包饺子。西方人吃饭,基本上是从营养的角度理解饮食的,面前这盘西餐,色彩上对比鲜明,滋味上各不相干、绝不调和,简单明了,纵然有搭配,那也是在盘中进行的。西方这一饮食观念同他们的哲学观念是一致的。

  而中国人做饭的过程叫烹调。烹是煮熟食物,调是调和五味,重内在而不刻意修饰外表,关键就在于它的味,而美味的产生,在于调和,要调和食物之味,使之互相补充,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助渗透到一起,这正与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吻合。

  为什么饺子好吃?为什么平常的材料做成饺子就能产生一道特殊的美味?对此现代人用科学方法做出诸多解释,还说饺子很符合现代营养学观念等等。可在科学和营养学没产生之前我们中国人就吃饺子了。

  讲究调和之美,讲究内在的味,好味道的意蕴是难以说清的,中国人对饮食追求的是一种难以言传的“意境”。意境是一切艺术的中心,饮食文化也不例外。

  曾和一位在美国搞科学的中国人谈中国文化,怎么也谈不拢。中国所有的旧事物在他看来统统应该抛弃,一切向美国看齐。可唯有在吃这个问题上他持中国观念,他说他长了一个中国胃。我说,即使是西方人也接受中国的烹调,所以中餐馆开遍全世界。

  而追求美味还算不上中国人对饮食的真讲究。中医更是要求美味首先要合乎时序,夏秋清淡,冬春浓郁;还要因时、因地、因人而异,更有药补不如食补之说。在选择食物时,必须五味调和,这样才有利于健康,若五味过偏,就会引起疾病的发生。中医看病总免不了要追究“你最近吃什么了?”五味调和得当是身体健康、延年益寿的重要条件。在中国的饮食文化中,中医思想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既然人们能接受中国的烹调,能品出中餐的“味”,那么同理的中国艺术的“神”,中国文化的“意”,中医的“气”等也是可以接受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有把这些做成“餐”。

  说到“气”这是最让讲科学的人反对的了。女儿说,气的存在本是很自然的,不同季节的不同脉象,就可以理解为是人对气的感应,经络就是气的通道,学针灸只知道刺穴位,不讲经络,不重气感,不懂配穴,那针灸就不是针灸了。

  现代思维不仅给人们理解东方文化设置了障碍,也给中医在语言表达上造成了困难。病人要求中医像西医那样规范地、模式化地回答他们的疑问,这是现今中医难以做到的。

  女儿说,如今人们有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不管什么理,以为说了人们就会懂,只要说得明白,就能成为人人可以接受的“真理”,以为如今人们之所以不接受中医是因为中医说得不够明白。那物理、化学、数学也是可以大众交流的吗?也是一说就懂的吗?中医本来不是专业化的东西,可在西方文化的包围、分割下,竟成了专业性的东西了,真为外行人难以理解的了,这无疑是堵了中医的一条生路。

  女儿的师傅一上午要看五十多个病人,要想对每个病人进行详尽的中医学方面的解释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与受过现代教育的病人在这个问题上更是不好沟通。女儿回来说起师傅如何对付这种情况时把我笑得肚子疼,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中医的无奈,站在现代角度理解中医当然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中医的撒手锏就是疗效,只有见效了,人们才肯用心去了解、体会中医原理。因此,女儿的师傅在治病上把中医用到了极致。比如,我说过在西医干预下的死亡有时是很痛苦的。女儿的师傅用中医方法去缓解这种痛苦,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这对减少患者和他们亲人的感情伤害意义很大。

  许多扔了中医原理只抓住中药的“中医”在用药上深感自卑,因为中药不够新、奇、特,不能像西医那样总能合成新的横空出世、一鸣惊人的药来。因为这些“中医”不会在境界上用药,所以他们就像低段的围棋手,那些简单的黑白子在他们手中无法出奇制胜,不能产生出爆发力来。如果不从原理出发,女儿的师傅如何减轻绝症病人的痛苦?

  药是重要的,技术也是重要的,然而能力却是更重要的。

  【说明:本文摘自艾宁《问中医几度秋凉》,腾讯、新浪等门户网站上的转载均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委托主编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

  

  

  中医感悟:欲学西方,从吃饭学起

  

  我对年轻人说,如果真的想向西方学习,首先应该从吃饭学起

  西医只要学,就能学到知识,就能学成。而中医没有“知识”,中医的知识没有阴阳五行这一精神内核统帅,就是一堆垃圾。学中医不可能像学西医那样一个术一个术地学。中医不是技术,所以你不能量化它,测试它。它大而无外,小而无内,你到哪去找它的对映体,用什么做它的参数呢?这正是母亲反对我不背经典,只想知道对症下药,坚决不肯教我绝招的原因。因为对症下药只是中医之表,而不是中医之理。可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往往连对症下药也不得要领,更谈不上对中医的信仰,于是纷纷改行做西医去了。

  和年轻人谈中医很难,便是谈传统文化,往往也没有切入点。年轻人习惯以现代的、科学的角度看问题,传统的东西在他们头脑中没有落脚点。

  后来我总算找到同年轻人谈传统文化的突破口了。我问年轻人:“喜欢吃饺子吗?”大多答到:“喜欢!”我问:“制作饺子的原料是什么?”都能举出面粉、肉、菜、油、盐等等。又问制作饺子的工序,也知道和面、做馅、擀皮、包饺子等。

  我问,包饺子麻烦不?年轻人承认是很麻烦。我说,既然做饺子麻烦,按照肉烂在锅里的理论,我们把制饺子的原材料放到锅里一起煮熟了吃不是一样的吗,何必费这事?年轻人说,还是饺子好吃啊!我笑了,这就是中国人。从中国人的吃饺子情结可以看出中国人的美味追求,即使是事事向西方看齐的年轻人在吃这个问题上也不肯放弃口腹之欲去以西餐为主。

  我对年轻人说,如果真的想向西方学习,首先应该从吃饭学起,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情,要知道外国人就不费功夫包饺子。西方人吃饭,基本上是从营养的角度理解饮食的,面前这盘西餐,色彩上对比鲜明,滋味上各不相干、绝不调和,简单明了,纵然有搭配,那也是在盘中进行的。西方这一饮食观念同他们的哲学观念是一致的。

  而中国人做饭的过程叫烹调。烹是煮熟食物,调是调和五味,重内在而不刻意修饰外表,关键就在于它的味,而美味的产生,在于调和,要调和食物之味,使之互相补充,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助渗透到一起,这正与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吻合。

  为什么饺子好吃?为什么平常的材料做成饺子就能产生一道特殊的美味?对此现代人用科学方法做出诸多解释,还说饺子很符合现代营养学观念等等。可在科学和营养学没产生之前我们中国人就吃饺子了。

  讲究调和之美,讲究内在的味,好味道的意蕴是难以说清的,中国人对饮食追求的是一种难以言传的“意境”。意境是一切艺术的中心,饮食文化也不例外。

  曾和一位在美国搞科学的中国人谈中国文化,怎么也谈不拢。中国所有的旧事物在他看来统统应该抛弃,一切向美国看齐。可唯有在吃这个问题上他持中国观念,他说他长了一个中国胃。我说,即使是西方人也接受中国的烹调,所以中餐馆开遍全世界。

  而追求美味还算不上中国人对饮食的真讲究。中医更是要求美味首先要合乎时序,夏秋清淡,冬春浓郁;还要因时、因地、因人而异,更有药补不如食补之说。在选择食物时,必须五味调和,这样才有利于健康,若五味过偏,就会引起疾病的发生。中医看病总免不了要追究“你最近吃什么了?”五味调和得当是身体健康、延年益寿的重要条件。在中国的饮食文化中,中医思想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既然人们能接受中国的烹调,能品出中餐的“味”,那么同理的中国艺术的“神”,中国文化的“意”,中医的“气”等也是可以接受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有把这些做成“餐”。

  说到“气”这是最让讲科学的人反对的了。女儿说,气的存在本是很自然的,不同季节的不同脉象,就可以理解为是人对气的感应,经络就是气的通道,学针灸只知道刺穴位,不讲经络,不重气感,不懂配穴,那针灸就不是针灸了。

  现代思维不仅给人们理解东方文化设置了障碍,也给中医在语言表达上造成了困难。病人要求中医像西医那样规范地、模式化地回答他们的疑问,这是现今中医难以做到的。

  女儿说,如今人们有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不管什么理,以为说了人们就会懂,只要说得明白,就能成为人人可以接受的“真理”,以为如今人们之所以不接受中医是因为中医说得不够明白。那物理、化学、数学也是可以大众交流的吗?也是一说就懂的吗?中医本来不是专业化的东西,可在西方文化的包围、分割下,竟成了专业性的东西了,真为外行人难以理解的了,这无疑是堵了中医的一条生路。

  女儿的师傅一上午要看五十多个病人,要想对每个病人进行详尽的中医学方面的解释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与受过现代教育的病人在这个问题上更是不好沟通。女儿回来说起师傅如何对付这种情况时把我笑得肚子疼,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中医的无奈,站在现代角度理解中医当然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中医的撒手锏就是疗效,只有见效了,人们才肯用心去了解、体会中医原理。因此,女儿的师傅在治病上把中医用到了极致。比如,我说过在西医干预下的死亡有时是很痛苦的。女儿的师傅用中医方法去缓解这种痛苦,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这对减少患者和他们亲人的感情伤害意义很大。

  许多扔了中医原理只抓住中药的“中医”在用药上深感自卑,因为中药不够新、奇、特,不能像西医那样总能合成新的横空出世、一鸣惊人的药来。因为这些“中医”不会在境界上用药,所以他们就像低段的围棋手,那些简单的黑白子在他们手中无法出奇制胜,不能产生出爆发力来。如果不从原理出发,女儿的师傅如何减轻绝症病人的痛苦?

  药是重要的,技术也是重要的,然而能力却是更重要的。

  【说明:本文摘自艾宁《问中医几度秋凉》,腾讯、新浪等门户网站上的转载均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委托主编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